play video

为中国和非洲寻找一条绿色发展道路?

目前中资企业遍布非洲,正在不断壮大。中国的伐木工、矿工、农民和商人,以及几百万美元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都迅速成为非洲大陆的普遍特征。一些企业造成了森林破坏,一些企业给非洲经济带来了巨大利益。还有一些企业对非洲的影响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他们都在改变着非洲。

莫桑比克Mr Forest 有限公司董事长郑飞

 

section break

中国超大规模、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二十一世纪的“丝绸之路”,正在推动着一波浪潮,政府支持和私人融资开展的基础设施项目深入发展中国家的领土和农村社区。该倡议行动可能是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将对非洲森林及其居民社区产生重大影响。更多的从事非洲自然资源生意的中资企业很可能会以不同形式和规模追随郑先生这样的开拓者。因此,共同了解非洲森林目前的现状迫在眉睫——尤其是对那些能够引导这些项目将来对于非洲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的中方和非方相关群体来说更是如此。在中非合作的剪裁仪式和头条新闻的背后,有赢家也有输家,人们真切地感受到森林破坏给他们带来的影响。

早在2013年,中国和非洲的合作伙伴就开始探索了一种新的方式,使人们关注森林问题。中非森林治理平台由此诞生。它试图吸引中国的投资者和企业、政府参与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来应对非法木材贸易、抓住机遇,促进更可持续的中国在土地利用方面的投资。

自此,平台参与者开展了多项联合研究、对话和有针对性的支持主要决策者的活动,他们发现可以做出一些改变,其产生的影响巨大、出人意料。下面将介绍一些突破性案例。

中非森林治理平台参与者

来自莫桑比克、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和喀麦隆的中非森林治理平台参与者与位于中国南方腾冲的一家木材加工厂的员工会晤(照片来源:Simon Lim/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对非洲森林的投资和贸易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不单单源自中资企业,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均有贡献。来自本地的投资和其他国家的对外投资也会产生影响,但是中资企业的贡献最大而且他们的活动规模不断扩大-领域涉及林业、农业综合企业、矿业和基础设施-需要对此给予特别的关注。因此,尽管中国对非洲资源的需求是巨大的,但其投资潜力亦是如此。由此看来,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利用这一契机使非洲的土地得到最有效的利用并使当地居民的生计得到最大的改善?

“Green Timber(绿色木材)”的仓库

图为中国木材企业“Green Timber(绿色木材)”的仓库,其持有的特许权覆盖了莫桑比克两个省的20多万公顷的土地(照片来源:Mike goldwater/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乍一看,中国的很多投资在社会和环境方面似乎都包含着巨大的风险。但是平台参与者很快意识到这些看法大多是想象的并不属实。他们发现这些看法不断发酵并助长了偏见,结果是许多有自己观点的人甚至缺乏基本信息,而其他人则缺乏良好的沟通手段。一旦信息和沟通得到改善,那么就会呈现更多有趣的和丰富的事实——以及更有前途的合作机会。

张家港港口

在中国东南部的张家港港口,大量的原木被卸载。据估算,2017年通过张家港进口的木材增加了60%以上(照片来源: Simon Lim/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section break

大多数参与木材贸易的中资企业规模较小,众所周知,很难通过政策和法规对其产生影响。作为英国政府支持的推动平台议程的项目组成部分,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与合作伙伴启动了合作项目,使非洲的手工生产者和小企业与中资企业和贸易商建立起联系,旨在促进伙伴关系,以实现更可持续的生产和加工。他们很快发现这个问题的限制和风险可以在特定的环境中逐步得以化解。

项目合作伙伴开始与喀麦隆和刚果民主共和国(DRC)的中国木材贸易商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沟通。活动周刊和后续的互动活动吸引了约200-300名中文用户参与。合作伙伴后续开展了能力建设项目活动,安排中国的木材管理部门和海关部门有关人员赴喀麦隆为中资企业提供培训,介绍新物种相关法规和贸易要求。该项目还促进了中国木材贸易商协会的建立,由来自喀麦隆以及刚果盆地周边国家的20多名会员单位组成-目前这些企业首次参与合规行动。

中国木材贸易商

在喀麦隆,该项目为中国木材贸易商协会成立提供帮助,其承诺遵守当地相关法规(照片来源:项目合作方)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支持大量小型伐木工的活动——大多数群体一直受到政策和合法性监督-把他们召集到一起。这些新成立的手工伐木工协会-例如,金沙萨的ACEFA以及迈恩多姆省的RECSIAM-都致力于更可持续的实践,目的是与中国木材贸易商达成更好的交易。

喀麦隆的一个原木设施未加工的木材

图为喀麦隆的一个原木设施未加工的木材。在非洲的一些拥有特许权的中资企业正在增加他们对当地木材加工设施的投资(照片来源:James Mayers/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中非国家最大的几家拥有森林特许权的企业讲述了他们投资于本地综合的可持续林产品增值业务的意图。根据与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项目合作伙伴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合作协议,与喀麦隆的三家公司实施了项目活动,他们向中国出口一些木材,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合法性审计和认证,以促进向可持续性认证过渡的承诺。项目工作还聚焦推广负责任的木材交易平台。该平台可作为加强问责制的工具,规避非法木材贸易,促进认证公司与非认证公司之间的经验分享。

Julian Barungi正在采访张先生

图为非政府组织发展与环境倡议联盟(ACODE)的Julian Barungi正在采访张先生,受访者在乌干达穆本德地区种植肯宁南洋杉和夏威夷果。ACODE邀请中资企业参与可持续实践对话(照片来源:ACODE)。

项目合作伙伴还与中国另一端的价值链相关企业进行合作。逐渐消除了障碍、建立起基于信任的准确信息共享机制,例如,合作伙伴把从事非洲木材生意的张家港木材产业协会的26家会员企业经理聚集在一起。他们作为一个集体,从非洲向中国进口大量的木材-均与莫桑比克、赤道几内亚、加蓬、加纳、喀麦隆和其他国家有着长期的贸易关系。开展的培训重点聚焦国际社会和中国政府对非洲木材贸易提出的新要求而且-最显著的变化是:这些公司以前不愿参与任何此类对话——而现在已有几家公司承诺将满足这些要求。

李茗与Teodyl Nkuintchua

图为中国林科院的李茗与当时在喀麦隆环境与发展中心工作的Teodyl Nkuintchua讨论中国政府有关海外可持续森林管理、贸易和投资的指南(照片来源:Simon Lim/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在乌干达,从事林业、农业综合企业和公路业务的中资企业被劝说参与跟非政府组织和政府的一系列对话活动,商谈他们目前对相关实践活动的研究和分析的结果。一些中资企业还发布了一份负责任的投资报告,这也引发了讨论。这是首次公开的由多个利益相关方参与的讨论,商谈了中国投资土地利用的影响和可行的问题解决方法。随后,乌干达政府公布了几项举措,-阐明了一些重要政策,鼓励有益于社会和环境的投资,抵制不合理的土地投资——投资土地的6家中资企业就社会责任做出承诺。项目研究和对话程序还体现了中国大使馆在开发投资中的重要作用——此外,项目合作伙伴ACODE将继续与大使馆、企业和政府合作以确保这些部分承诺变成现实。

Julian Barungi

乌干达ACODE的Julian Barungi在2016年北京举行的中非森林治理平台第三次国际交流活动中对调研成果进行了总结,她说,该平台成功地为中非人民在地方层面开展合作开拓了新的工作方式。(照片来源:Simon Lim/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在与120多家中资企业和其他活跃在非洲土地利用领域的机构合作的过程中,项目合作伙伴发现了政策制定者和非政府组织的一个重要缺口——无论是在非洲还是在中国-即:与企业建立联系的能力,更不用说在投资较多的偏远地区进行干预实践的能力。许多投资者对非政府组织的偏见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扭转,他们认为非政府组织有政治动机、反对地方政府、为个人利益寻找机会。

相反地,地方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常常不信任企业,对其计划和运营状况了解不够。因此,树立旨在建立了解、信任和长期的合作关系的明确目标是关键,此外,团队拥有通晓汉语和英语、法语或葡萄牙语的双语人才是不可或缺的。调研发现,在喀麦隆、刚果民主共和国、莫桑比克和乌干达,需要大约两年的时间才能建立联系,使中资企业建立足够的信任参与研讨会和公共论坛,另外还需要一年的时间使他们能够做出一些有意义的承诺。

Anna Amumpire和Zhong Chen

乌干达ACODE的Anna Amumpire和中国商务部的Zhong Chen于2017年10月在莫桑比克东北部的Pemba参与中非森林治理平台的国际交流活动。(图片来源:Tamarind tre/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中国政府有望支持更多的林业援助项目。到目前为止,人力支援援助项目仅局限在中国为非洲林业人员举办的短期培训课程。中方项目合作伙伴研究了非洲与会代表对这些课程的心得并提出了完善建议。自此,这些内容被纳入国家发展合作计划当中。中国林科院已与多个非洲政府机构进行沟通,根据共同需求评估和具体内容设计为林业发展合作新计划提供建议,提高能力建设以支持可持续林业。

提高木材贸易的可持续性,促进中资企业做出承诺保护环境和当地居民的生计,这是基本的任务,但仅凭这些活动还不足以维持森林并改善当地生计。事实是树木将被砍伐,因此,需要采取补救措施从而更好地利用这些树木资源。在非洲木材出口之前,增加其加工木材的数量将有助于创造当地的就业机会和收入。中资企业与加蓬政府进行的几次富有成效的讨论之后,项目合作伙伴萌生了一个想法:探讨“可持续森林”加工园——基于森林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当地居民生计的惠益。随后开展了针对具体国家的调研活动,非洲林业部门代表还在中国进行了深度考察,探讨了所需的政治支持要素。刚果民主共和国、喀麦隆和赞比亚的主要参与者目前致力于发展可持续的林产品加工。

项目之一是,一个由莫桑比克不同组织和企业组成的工作组通过项目分析,详细探讨了中国南康区的赣州加工园和镇江市的新民州加工园。这帮助他们制定了计划以确保他们使用正确的技术,得到的政策和投资支持用于对当地劳动人口的教育培训和自然资源的可持续管理。此外,这些讨论为2018年3月两家中国私企与莫桑比克的政府投资基金FNDS之间签署的一项合作协议奠定了基础,探讨基于可持续资源利用的合资加工企业。

section break

郑飞概述了他对中国投资非洲可持续森林的未来希望。 (照片来源: Simon Lim/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

该项目实施的整个过程中,很多灵感都主要源自莫桑比克的MrForest公司。15年来,郑先生的公司一直在不断地发展、趋向多样化并更完全地整合到当地的经济发展当中。未来几年,公司可持续发展的计划将有幸带来好的结果。项目合作伙伴与MrForest公司开展了可持续经营实践的试点项目,承诺将采纳中国政府关于良好林业的指南,支持相关社区参与市场非木材林产品项目活动。MrForest公司目前已成为非洲首个为可持续森林加工园开发实用投资方法的领跑者。

 

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些显著突破是否经得起考验。当然我们需要开展更多的倡议行动,新的“通向非洲森林的丝绸之路”肯定是崎岖不平的,但该倡议是一个很有创意的飞跃,可以使那些之前没有联系的不同国度的人们彼此了解,如果这种飞跃能够继续下去,那么随之而来的将是给森林和生计带来的巨大收益。

Mr Forest此长文文首影片是由Tamarind Tree与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共同制作,亦可观看关于郑飞与其Mr Forest(森林先生)公司的相关短片

此为广泛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是为了中国在非洲的可持续投资,目的在于增进其证据、能力与联合行动。可经由以下网址了解更多有关中非森林管理计划以及下载我们的出版物。